林叔鬼屋

复活之谜

发布人

1
黄胜军是一个远离家乡的打工仔 ,他有洁癖,住不了工地臭气难闻的工棚,在附近村子租了一间平房。
这天 ,下班后回自己的出租屋时,天已经黑了 。经过村边的一片玉米地 ,忽听有女人的声音传来:“大哥,救救我,救救我。”
顺着声音走过去 ,借着月光一看,原来是个年轻的女子,一袭白色蹲在玉米趟子里 。
黄胜军问:“你怎么在这儿  ?”
年轻女子说:“我是外地人 ,到这个城市投奔老乡打工 ,不想乘错了车。傍晚在小饭摊遇见了一伙流氓,他们把我骗到这里想强暴我,我大喊大叫 ,正好公路上有人经过 ,他们就跑了 。现天色已晚,你能不能收留我一下   。”
已是深秋 ,见年轻女子浑身发抖 ,黄胜军问:“你是不是很冷?”
年轻女子点点头。
黄胜军赶紧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给她披上,恩忖了一会儿,最后下定了决心 :“跟我走吧。?年轻女子站起来后,手里提着一个包袱,软软的,好像是棉衣棉被一类 。+到了自己的出租屋,黄胜军就着灯光—看 ,年轻女子也就二十多岁 ,瘦瘦的一副清秀的样子 ,身上只穿一套白色的针织内衣 ,问她是不是还没有饭吃 ,她说是。  。黄胜军当下煮了鸡蛋挂面,特地多放了些生姜、年轻女子吃罢饭,脸色红润了不少,显得楚楚动人 。聊了几旬 ,得知她名叫俞莉 ,今年二十三岁,是自己同地区的老乡,关系不由近了一些。看时间不早了,江志涛说 :”我就这一间屋,咱们是孤身男女 ,住一块不方便 ,我到工地上找个闲铺,你自己睡这吧 。明天我请个假 ,帮你买些衣服,你该办事就去办事 。“
见江志涛真要走,俞莉拦在门口,说什么也不让,说自己一人在这里害怕。
江志涛见她说得真切,也不放心自己的东西,就决定不走了 。屋里就一个单人床,江志涛让女孩睡上面,自己用凉席搭了个地铺 ,好在有多余的被褥 。一夜两人相安无事。
2
第二天,黄胜军先回工地请了假  ,回来照看俞莉 ,路上买了一身衣服 ,俞莉很喜欢。
江志涛这才说出早就想好的话:”大妹子 ,不是我不留你 。你也看了  ,我这里很不方便 ,你是不是找找亲戚或者直接回家 ,我帮你只能帮到这个份上了。“


俞莉善解人意地说 :”我也知道无亲无故这么麻烦你不好 ,但昨晚情况你也看了,我一个大闺女家总不能光着身子到处跑吧。“
下午,俞莉出去找人了,江志涛自去上班。
江志涛晚上回到出租屋,正要洗漱,突然听到敲门声,开门后俞莉局促地站在外边 ,不好意思地说 :”大哥,我又回来了,实在没办法。“让到屋里,俞莉说道 ,”到了老乡打工的地方,方知那人两个月前已经南下广州了 ,我有隐情,家是绝对不能回的,求你再收留我几天 ,一找到工作马上就走 。“
深更半夜 ,总不能把孤身女子撵到野外吧,江志涛只好又安排女孩住下。这当儿,自然要问一下为什么有家却不能回 。俞莉说,她是逃婚出来的 。父母要给哥哥换亲 ,逼她嫁给一个40来岁半老头子,自己是新婚之夜跑出来的 。黄胜军听了不免跟着唏嘘。
两人还像上次一样 ,俞莉睡床上 、黄胜军睡地下 。到了下半夜 ,俞莉突然叫了起来:”大哥,大哥 !“
黄胜军从梦中惊醒,问道  :”怎么了 ?“
俞莉说:”好像有人哭 。“
仔细听听 ,隐隐约约真有女人的哭声,时断时续的 。黄胜军开门看看,外边很静,声音好像发自屋里哪个角落。
女人扑到他怀里:”大哥 ,我怕 !“
其实,他也怕,下意识的,就被女人拥到了床上 。
3
第二天起床后,相视一笑 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女人不提离开 ,黄胜军也不再催 ,就像两口子一样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。这期间,黄胜军曾经说过 ,自己在家有老婆 ,不能对她应承什么,俞莉说这就很满足,不会向他要什么名分。


一块过日子,哪有马勺不碰缸沿儿的事?这天 ,两人为一件琐事吵了起来 ,吵急了 ,黄胜军抽身要离开,俞莉抓住不让走,推搡中  ,俞莉向后踉跄了几步,仰身一倒 ,后脑勺着地 ,两眼一翻,没气了。
黄胜军慌了神,抱起头来又是摇又是喊的 ,就见俞莉牙关紧咬 ,不见一丝气息。叫来村卫生所的大夫来抢救 ,医生翻开眼皮看看瞳孔 ,淡淡地说:”没用 ,已经死了 。“
派出所干警来家以后,首先询问了过程,然后是死者姓名 、身份 ,黄胜军老实回答。民警当即就说:”好家伙,一个打工的也养起情妇来了 。“一切核实完毕 ,死尸被运走,黄胜军也被拘留了 。 .派出所根据黄胜军提供的死者姓名、籍贯把死者照片传到所在地派出所,对方的回复是查无此人。警方再次询问黄胜军,问死者可有身份证和其它可以证明身份的物件 ,黄胜军突然想起俞莉所带的那个包袱 。俞莉买了一个旅行箱并加了锁 ,一直在床底下放着  。
警方在屋里找到了那个皮箱,打开一看 ,出人意料的是一身死人装裹衣裳 ,也就是寿衣。
这是怎么回事呢?
4
警方再次向有关省的市  、县发过去了照片,请求对方协查 。因为黄胜军说过 ,死者的口音和他们那一片儿十分相像,故协查范围也不大。
几天以后,结果出来后又让民警吃了一惊:死者竟然是一个已经死亡的人。
原来,那个女人是黄胜军邻县人,名叫郑虹,曾经在外地打过工。家里为了给儿子换亲,把她许嫁给亲家的傻小子 ,就在新婚洞房之夜,她却悬梁自尽了。当时 ,曾经找过医生抢救 ,判定已经死亡 ,并开具了死亡证书 。
谁知  ,就在停灵期间,蹊跷的事情发生了:几个守灵的晚上打了会儿盹,醒来一看 ,尸身不见了。为这事,女方家一直跟男方家打官司呢。
这个案最后结了。尸检证明死者确是误伤所致 ,嫌疑人黄胜军没有故意行为,而且 ,误杀一个已经死去的人不知能不能定为误杀,不管怎么说 ,拘留期满后,黄胜军被释放了 。当然他也承担了火化和其他相关费用 。
黄胜军回家后大病一场,老婆也和他离了婚 ,然后他就疯了。以他的脑子实在想不通,这个曾经和他同床共枕的女人到底是活过来的人还是遁来的鬼 。其实警察也没搞清 ,唯一解释就是假死复活了 ,可她又是怎么从几百公里远的地方跑到了这里来的呢?
疯了以后的黄胜军见人就说,来历不明的女人不能要 ,不能要  。

发表评论 (已有 条评论)

快来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