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叔鬼屋

灵异怪谈之命悬一线

发布人

老杨上有七十多岁的老母 ,下有两个正在上初中的儿子  ,妻子是个体弱多病的药罐子 ,全家人的生计重担全压在他一人肩上 。所以除了辛苦工作外,老杨还时常干点零活贴补家用。
屋漏偏逢连夜雨 ,老杨这根顶梁柱塌了 。那晚他去帮石料厂运石头 ,却在路上遇到土石塌落,脑袋被一块大石砸个正着,当场一命呜呼 。老杨的魂魄凄凄惨惨地进了阴曹,遇上来接他魂魄的鬼差 ,双方不由同时惊叫 :“是你?”
老杨这是遇到熟人了 。这位鬼差姓魏,生前曾和老杨做过工友  ,两人的关系蛮不错。后来他在一场车祸中不幸丧生 ,家里穷得连后事都办不起,多亏老杨和几个热心工友的帮忙才得以草草入葬。
老友重逢自是唏嘘不已 。老杨泪如滚珠:“家里没了我,恐怕一家人早晚都要饿死。”
魏鬼差心里有些不忍  ,跑到阎王那里帮老杨说了一番好话。阎王念在老杨一生向善 ,又是死于意外,便答应再给他一次活命的机会,但毕竟生死事关重大,能否抓住这次良机还要看老杨的造化 。
魏鬼差赶紧去通知老杨,一听还能活命 ,老杨喜出望外。魏鬼差提醒他 :“你即将回到事发当晚,能否避开这场灭顶之灾就看你的造化。记住,你行动的转变将会影响到那晚事态的发展,但你不能对任何人泄漏天机 ,否则你必死无疑。”
老杨连声答应 ,魏鬼差推了他一把,老杨的魂魄恍惚间不知落在何处 。等老杨清醒过来 ,发现自己果真完好地活着 ,老母妻儿都在身边,情形完全和事发前一模一样。
有人来敲门 ,老杨不用看也知道是工友老张,就是这家伙来通知他去拉石头,结果害他送了命 !老杨自然不会像上回那样说走就走 ,而是皱起眉头说 :“我这两天工作太忙,今晚想早点休息,这份钱我就不去挣了 。”
老杨是条铁汉,过去从未喊过累,母亲听了难过地说:“孩子,你累了就歇歇吧 。唉 ,你可不能倒下去 ,这个家全靠你了 。”
老杨心里一阵翻腾 ,眼看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,而接这一趟活儿能挣好几百 ,自己怎么能退缩  ?他不忍让家人失望,咬咬牙说:“没事儿 ,我去 !”
老杨并非失去理智 ,只是他记着魏鬼差的话,他的行动若改变将会引发连锁反应,那样即使待在家里 ,也未必安全,有句老话叫“闭门家中坐  ,祸从天上来” ,只要不再去那个要他命的地方  ,就有活下来的机会。
石料厂的货车停在离村头三里外的土坝上,由于通往仓库的路都是乡间小路 ,货车进不去 ,只能雇人用手推车往里拉石头。老杨他们赶到的时候,已经有五六个工人在装车  。


拉石头是按车收费的,一趟一百元。老杨和老张都装好车 ,老张抬腿就要走西边的小路 ,老杨忙喊住他:“这条路不好走,不如咱们从北边绕过去 。”
老张不听  ,嚷道:“哪有这么娇气 ?走北边要多走一里多路,我才不要呢 ,这一晚下来至少少跑两趟活 。”
老张拉着车径自去了,老杨话到嘴边,还是没敢泄漏天机。
西边这条路是死亡之路,要经过一个叫“葫芦嘴”的谷口 ,由于前两天下过暴雨,谷顶的土石松动 ,上回就是该着老杨倒霉,偏巧在他经过那里的时候被滚落的石块砸死。可老杨哪敢明说 ,只好拉着车走北面的另一条路。
这条路相对好走一点 ,但因为要绕远,没有别人选择走这里。此时已是午夜,偌大的一条路上只有老杨拉车独行 ,夜风吹来,他不禁想到如果他能逃过这一劫 ,那么在葫芦嘴遇难的会是谁?他隐隐觉得自己正亲手将别人送上死路  ,每往前迈一步都感到分外沉重 。
跑完三趟活 ,老杨的心越发收紧,时间已经临近两点半 ,这可是事发时间。装车的师傅一边给老杨装车 ,一边抱怨 :“你怎么搞的?过去你干活多麻利 ,可今天慢死了 ,你看看人家老张,才这一会儿就比你多跑了一趟车。你要再这么慢,当心往后没人肯雇你了。”
老杨用眼一瞟,老张已经拉着装好的车出发了,按他的速度,正好赶上出事故。老杨赶紧赶上去,喊道:“老张  ,你先停一下 ,我有事要说 。”
只要能错过那段时间,等石块都落下来,说不定就不会有人出事。老杨想先稳住老张,扯上半天再说  。可偏偏老张较劲,反而走得更快了,嬉笑着说 :“有啥话还非要停下来才能说 ?哈哈,你如果能追上我 ,我才听你说。”


老杨只好拼足了劲去追,总算在离葫芦嘴十几米处追上老张。老杨横过手推车挡住去路,喘着粗气说:“干啥要这么着急?累坏身体是自己的,来歇会儿,抽根烟 。”
老张也累了,一听有烟抽   ,这才把车放下 ,跟老杨席地坐下。老杨掏出烟递给老张 ,帮他点着,又偷偷看了一下时间,心中暗乐:只有两三分钟了,只要稳住老张 ,等会儿谷口的石块“哗啦啦”往下一落 ,就啥事都没有了。
老杨也点了根烟,随口问:“今天你的干劲咋这么足?”
老张吐口烟圈,苦笑了一下 :“我那宝贝儿子刚考上大学,正缺学费 ,我不多出点力赚钱还能靠谁?”
同病相怜 ,老杨心里也不是滋味 ,他正出神 ,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叫:“舅!”
老杨循声望去  ,竟然是外甥军军拉着一车石头过来了。老杨一惊,军军刚刚大学毕业  ,还没找到工作 ,怎么干起这活来了?他忙喊:“军军,你来这里干啥?”
“我想先干点体力活锻炼自己,顺便挣点小钱。舅,你先帮我瞒着,等我拿到工钱就去看姥姥,给她一个惊喜 。”
这分明是惊吓!老杨脸都白了,妹妹和妹夫就这一个儿子,出了事还了得?他扯开喉咙喊  :“快停下 ,我有事找你 。”
军军却兴奋地说 :“舅 ,啥事待会儿再说吧 。刚才看你拉车跑得飞快,小赵和小李都说你比我们年轻人还厉害 ,我就跟他们赌一顿饭 ,说要在葫芦嘴之前赶上你。幸亏你在这里休息  ,要不我还真的要输 。”
眼看军军离谷口越来越近 ,老杨再也顾不上自身安危,疯了般冲过去。军军刚刚进入谷口 ,老杨硬是挤到前面  ,拼尽全力将军军连人带车推出去。就在这时  ,头顶“轰隆隆”滚落数块石头,老杨再次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,隐隐听到军军和老张的惊呼声……
恍惚间 ,老杨觉得自己只剩灵魂了,前方魏鬼差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。老杨黯然低下头,叹息着说:“真是辜负你这番美意了,但我不能让别人替我去死 。看来是命中注定,我死而无怨 。”
魏鬼差笑道:“你只是被滚落的石块擦伤了左臂的一点皮,人是被吓晕的 ,怎么會死 ?”
老杨惊呆了 :“这、这怎么可能 ?”
“其实,阎王给你的这次生机,真正考验的是你的良心。如果你只求自己活命,忍心看着别人走向危险,那你才是死定了 。就算你躲过谷顶的石块 ,也会在回家的路上被毒蛇咬死 。要想躲过这场死劫 ,只有用舍己救人的善心 ,才可以感动天地去挽回生命。”
这一切就像一场梦 ,老杨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,就被一阵急促的呼叫声惊醒。老杨费力地睁开眼 ,却见自己躺在家里的床上 ,家人都围在身边,见他醒来 ,个个欣喜若狂。老杨还不相信真的躲过了这一劫 ,他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,却只感到左臂有微微阵痛……

发表评论 (已有 条评论)

快来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