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叔鬼屋

地灵棺

发布人

这个故事,我还是从一个建筑工地的大叔嘴里听来的 。
虽然这故事在我听来有些匪夷所思 ,甚至觉得这有些胡诌八扯,但当我看到他手机里的那张令人毛骨悚然的照片之后 ,我却立刻打消了自己那些荒谬的念头。
因为 ,在这照片中出现的绝对是个超越人类认知的事物。
我记得那是从开始写小说不久之后发生的事情 ,当时我在旅店附近的一个饭馆里吃饭:可能也是出于个人的喜好问题 ,我总喜欢在飘着毛毛细雨的天气中出去走走  ,浑身潮湿的感觉能让我变得非常的清醒 ,在这种状态下,我的脑袋里总会莫名其妙的飘出一些有助于创作的灵感,于是我就会找个地方先坐下来,并用手机快速的记录下脑袋里闪过的灵感。
而那个大叔 ,就是我在饭馆里见到的 ,记得当时他满脸的愁容,面前的饭桌上摆着不计其数的空酒瓶,在酒精的催化下,两股红晕逐渐从他那充斥着沧桑与皱纹的黝黑脸颊下泛出 。
但令我感到有些诧异的是 ,在他忧愁的脸色中,还夹杂着惊慌的神色 ,即便眼神有些萎靡,但却仍在四下的转动着,似乎是在害怕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会突然间靠近他。
我这个人在面对未知事物的时候,总喜欢刨根问底,今天也不例外,于是我就在这大叔的面前坐了下来 ,而在我出现的一瞬间,大叔整个人就像是惊弓之鸟一样,“砰”的一下从桌前跳了起来,眼神惊惧的看着我,而在他的手里 ,却不知在啥时候竟握紧了一个空酒瓶。
眼前的局面有些尴尬,但对于嘴皮子利索的我来说 ,想在短时间内消除对方的敌意还是很简单的:经过我简短的了解 ,这大叔姓黄 ,是在工地上开挖机的工人 ,本来呢  ,一切如常,没有任何的变故 ,可就在前段时间,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 ,却让厄运降临在他的头上 。
不知大叔是夸大其词还是确有其事,他口中所提到的这场带来厄运的大雨,竟然只下在了工地这一片区域,除此之外  ,其他地方,根本未曾受到任何的波及。
并且 ,在事情发生后的第二天,他们也曾对周围居住的人进行过询问,结果得到的答案惊人的一致 :除工地以外的其他人根本不知道当晚曾经下过这么一场雨。
除此之外,更让人感到疑惑的  ,是那口伴着大雨被从地基中挖出来的暗红色棺材。
其实 ,在工地上挖出乱七八糟的东西并不是啥稀罕事,棺材 、尸骨甚至是文物都是很常见的东西,但眼前这口红色的棺材却不简单  ,在棺材的八个角上分别伸出了八条铁链  ,紧紧的伸进地下,并且 ,在这个棺材的正面位置,还用古文写了一个鲜红的“地”字 。
“老黄(大叔),这棺材咋还有铁链子呢?”眼前的画面给人的第一反应就是 :这些铁链估计是为了起到控制的作用:“我看这事不简单 ,还是赶快告诉工头 ,让他来处理吧。”
大叔给工头打了电话,但工头当时正在ktv唱歌呢,才没心思管这些,所以就让他们先把棺材从地里刨出来,然后找个地方先撂着 ,具体的情况 ,等他回了工地再说 。
没办法 ,既然工头发话了  ,那他们就干呗!
可就在他们把棺材从坑里拖上来后不久,诡异的事情却发生了:一股股殷红的液体就好像是泉水一样,接连不断的顺着棺材的缝隙往外冒,把地面的土壤染上了大片大片的鲜红  。


非但如此 ,在场的所有人还都清晰的听到 ,在棺材里面似乎有“咯噔” ,“咯噔”的敲击声,这下子可把工人们给吓坏了  ,一个个就像是受了惊的猫  ,没头没脑的四下乱窜。
大约几分钟后,这棺材里的动静突然间停了下来:“这玩意 ,不对劲 ,老黄,现在咋整?”
“咋整?我哪知道 !先撂着 ,明天工头回来了再说 。”就这么着 ,工人们放下手里的活,各自回去了 ,当天夜里并没有再发生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,但发生了这种怪事 ,谁都没敢睡着,整晚上,所有人的眼睛都瞪的大大的。
而在第二天清晨的时候,工人们却突然看到,在那口鲜红色的棺材前 ,竟然跪着六个人 ,靠近后才发现 ,这六个人居然就是昨夜将棺材从坑里拖上来的六个人。
此时的他们 ,浑身上下没有一点血色 ,肢体僵硬 ,活脱脱就像是六个断了线的木偶。
他们 ,死了 !这是医院对这六个人作出的最后结论。
发生了人命案,自然就会惊动警方 ,而这口棺材,当然也就成了被着重关注的对象,至于所谓的封建迷信,根本不会成为警方办案的依据 ,所以  ,在这口棺材被带回警局后,它,自然就被打开了 ,同警方一并在场的,还有当晚工地上的几个主要人员,大叔就是其中之一。
如果说 ,要给“鬼神”二字套上一个不错的躯壳,那么  ,眼前出现在棺材里的东西 ,将会是最完美的 :“警,警官,这,这里面的玩意 ,是个人吗 ,让扣在棺材里居然还活着?”
此时,躺在这口棺材里的是一个通体鲜红的尸体 ,不,用尸体来形容它似乎不太符合 ,确切的说 ,它应该是个长着人脸的怪物 ,在它的身上,有四条手臂和四条腿,并被分别锁在八个铁质的镣铐上,而镣铐的另一端,则被紧紧地固定在棺材内 。
除此之外 ,在对方那张充满着狰狞面目的脸上,居然没有嘴,并且 ,在它的额头上  ,还刻着一个与棺材正面一般无二的红色古文“地”,这家伙 ,别看被困在棺材里常年不吃不喝,但精力却特别的旺盛 ,从棺材被打开的那一瞬间开始,它就一个劲的挣扎,企图脱离束缚。
但结果自然是被警方用各种手段给制服  ,而在这怪物挣扎的过程中,大叔却依稀在对方的手臂内侧看到了一行字,好像是 :凡冒犯地灵之主者,必将~什么~骨。
在离开了警局后 ,大叔脑子里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 ,地灵之主?这是个啥玩意?和刚才那怪物又有什么关系?


如果说早上的六具尸体只是一个开端,那么接下来高-潮才刚刚开始!
在大叔回到工地后 ,他发现工友们一个个都面容紧张,额头上冷汗直冒,浑身惊惧的颤抖,嘴巴虽然一个劲在嘟囔着什么,但却根本听不清是啥:“你们这是咋啦?”
“老,老黄,工,工头,也,也死了 。”听了工友的话,大叔立刻冲进屋内 ,发现工头现在正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,而工头的脑袋,现在却不知去向 ,脖子上碗大的伤口就像是一把无形的尖刀,直刺在大叔的心头 ,让他内心的惊惧加倍。
在工头死后不久,工友中竟有人开始突发高烧 ,不知道是脑袋烧糊涂了还是因为啥,那些发高烧的人,居然都在挖出棺材的坑前手舞足蹈,并且在他们的嘴里,还依稀嘟囔着什么:地灵之类的话 ,而这个字眼  ,也赫然与大叔之前在怪物手臂上看到的文字产生了呼应 。
难道说 ,在这世上 ,真的有鬼怪缠身  ,灵妖索命一说?
要真是如此,那他岂不是也命不久矣?
在某些特殊心理的驱使下 ,大叔竟然一个人慌忙的逃离了工地。
具体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,大叔自己也不太清楚,毕竟他已经好多天没有回过工地了。
而在这段时间里,大叔也曾找过专业的人问过有关工地上发生的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原来,大叔他们从地基里挖出来的棺材名为 :地灵棺,是专门用来培养地灵的棺材,而地灵,顾名思义 ,就是这片地域中的灵主 ,掌管着附近的一切 ,大至风云变幻 ,小至花草树木。
通俗点说,地灵其实与养小鬼以及鬼曼童非常的类似,但地灵的存在却恰恰与后两者相反 ,它是专门用来祸害人的 ,谁家附近有地灵,谁家就会走背字,霉运高高挂,干啥啥倒霉,并且 ,这玩意,还会祸及对方的子孙后代。
地灵的培养方法很简单 ,从对方的祖坟里抽一根遗骨,然后用地灵血(地灵血的制作方法就不详谈了)浸泡七天 ,待骨殖的骨纹内浸入地灵血后,便将其封进八孔陶罐或棺材,并在八个孔洞外设置铁索镣铐 ,在这些工作都准备完毕后 ,就可以把其埋到死对头的家附近 。
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待,据说  ,在骨殖汲取了足够的地气后,那根枯骨就会开始变化,一丝丝血肉就会从骨纹中萌生出来,并最终演变成之前大叔所看到的那个怪物 。
具体在这之间究竟是运用了什么原理,恐怕连现在的科学都无法给出合理的解释。
如果不是大叔亲眼所见 ,恐怕他也很难相信这种东西的存在,反正到目前为止,我是不太相信这玩意的真实性 ,毕竟一张照片也代表不了什么
而因为在地灵的培养罐中并没有设置具体的诅咒对象 ,所以,只要是生活在地灵所处的地域内的人 ,都会或多或少的受到影响 :小则诸事不顺  ,大则家破人散 。
这也就是为什么这片地带的住户越来越少,最终不得不沦为施工地的原因 !
按照大叔嘴里所说的话来进行推测,那些涉及到此次地灵挖掘的人 ,恐怕都遭遇到了或大或小的灾难,而这位大叔我从那天之后也再未见过,具体他是否还活在世上 ,我也不得而知。
而我后来还曾去过一次大叔口中所提到的施工地,一年多的时间了,它居然还是处在施工停滞的状态 ,在工地里 ,我看不到任何人的踪迹,死气沉沉的感觉让我很不自在。
想必,一年前的事情,对这地方造成了不小的影响,至于它以后是否还会被再次开发 ,那也就并不是我所要考虑的事情了  。
本故事中所提到的地灵,仅在古书中有所记载,具体是否在现代存在,我也不得而知,至于大叔手机中存在的照片以及所讲述的故事是否真实,我也不得而知 !
还望各位读者秉持着真理之上的思维来观看这个故事,谢谢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打车的女鬼

发表评论 (已有 条评论)

快来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