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叔鬼屋

抬头不现低头现

发布人

魏毕跟张伟健吃过晚饭,往宿舍走着。突然 ,魏毕停了下来,看向一旁。
张伟健顺着魏毕的目光看去 ,那是两栋楼之间的缝隙。也不知道当初设计这栋楼的人是不是脑袋出问题了,两栋楼之间居然留下了一条窄窄的缝隙,根本就没有办法打扫 。里面堆满了垃圾 、尘土和一些青藻,尽显污秽。
每次魏毕路过这里的时候都会驻足片刻,看上一会儿  。
张伟健终于忍不住问:“魏毕 ,你在看什么?”
魏毕笑了笑,说:“没什么,就随便看看。”
张伟健皱了皱眉,抬头朝上看去,直到看见两栋楼顶之间的一线天,也没什么发现 。就在低头的一瞬间 ,他突然看到缝隙中出现了无数只残肢断臂 ,白花花的佝偻影子在其中穿梭,一个紧闭双目、浑身透明的人站在最深处 。
“啊……”张伟健顿时发出一声惊叫 ,转头对魏毕说 ,“那 、那里有鬼……”可是当他再转头,发现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 。
缝隙内阴风飒飒  ,吹得张伟健毛骨悚然。
张伟健又抬起头 ,想要按照刚才的方法再次看到刚才的场景时,一旁的魏毕一把他给拉开  。
张伟健看着将自己拉开的魏毕 ,大声说 :“放开我 !”
魏毕脸色煞白地看着张伟健:“你疯了 ?你再这么看下去会死人的!”
“我没疯,我看到了许多鬼魂 。赵珊珊……就站在最深处!”张伟健抓着魏毕的衣服,大声谠 。
话音刚落,一股寒意涌上两个人的后背 。
魏毕脸色变得苍白无比 ,颤声说:“看透别说透,说透跟你走。完了 ,现在要被缠上了 !”
说着  ,两个人慢慢地回过头 ,见一团白影从缝隙中飘了出来 。白影五官扭曲 ,扫视一周 ,朝两个人狞笑一声慢慢飘来。
“快跑 !”魏毕拉着张伟健就跑。幸亏这个鬼行动比较慢,两个人很快就将它甩开了。
等跑了足够远后 ,愤怒的魏毕对张伟健大声呵斥道:“张伟健,你下次发疯的时候提前说一声,不要连累其他人!”
张伟健捂着胸口问 :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
魏毕以为张伟健是在问为什么那个鬼会追他们 ,气喘吁吁地说:“我不是告诉你了吗 ,看透别说透,说透跟你走。看到鬼魂之后,千万别说你看到它们了,否则它们会缠上你 。你只能把这所有的一切都埋在心里面,知道了吗?”
“不、不是。为什么这条缝隙里面会有那么多鬼魂,更重要的是为什么我看到了赵珊珊?”张伟健拉住魏毕 ,“赵珊珊还没死啊,她现在正在医院里 。难道,她现在……”
张伟健拉着魏毕来到医院,看着躺在床上昏睡的赵珊珊 ,心稍稍放下了一些 。他对魏毕说:“她已经昏迷两个多月了,直到现在依旧没有醒来 。为什么我会在那条缝隙里看到她  ?魏毕 ,你一定要帮我!”
看着张伟健祈求的样子,魏毕叹了一口气,缓缓地说:“楼层之间的缝隙狭小,阳光几乎照不进去。再加上那里全部都是被人遗失的污秽之物,人不会进去 ,阴盛阳衰 ,所以孤魂野鬼会在那里聚集。当人处于这种环境的时候,就会明显感觉那里阴森森的,会有压抑之感。至于你女朋友赵珊珊为什么会在里面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张伟健现在脑袋里像一团乱麻,满脑子都是缝隙里赵珊珊的影子 。突然 ,张伟健发现一旁的魏毕脸色慢慢地转变为惊恐状,用手指着张伟健身后的墙壁。
张佛健回过头,看见那张狰狞的鬼脸  ,慢慢地从墙壁中凸显了出来。冰冷的寒气吹进张伟健的口中,一双腐烂的手随即朝他的脖子抓来。
张伟健眼睛瞪到极限 ,整个人却像是腐朽了一般,行动变得极为缓慢 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鬼一双腐烂的手搭上自己的肩头。
就在生死一线间,魏毕蹿过来抓住他的胳膊,拉着他就跑。魏毕大声说:“张伟健,咬破你的舌尖 ,你舌尖上的血可以救你!”
张伟健牙齿缓慢地咬向自己的舌头 ,因为速度缓慢 ,更是将舌尖上的每一丝疼痛感受得淋漓尽致,疼得眼泪都流了下来 。
看着身后飘荡而来的鬼影 ,张伟健只感觉舌尖涌出一丝成咸的热流 。顿时,他身体内涌现出一股巨大的热气 。
张伟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恢复正常,看着身后飘荡的那张越发狰狞的鬼脸,连忙跟着魏毕继续往前跑 ,口齿不清地问:“魏毕 ,它 、它怎么还在追我 ?”
“废话j被鬼缠住 ,不死不休的 !”魏毕看着身后的鬼又被慢慢甩开,回答道。
张伟健看着魏毕,感觉魏毕并不是真的害怕,只是表面如此。这种异样的感觉令张伟健脱口而出:“魏毕 ,你有办法解决这个鬼 ?”
魏毕愣了一下  ,问:“你怎么会知道?”
张伟健大声说:“现在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了,你快点儿想办法帮我甩开它,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!”
魏毕犹豫了一下 ,咬着牙说:“好 。现在你马上把你的生辰八字 ,和你最贴身的东西给我,我来帮你吸引走它。”
张伟健快速地脱下自己的上衣递给魏毕  ,随后将生辰八字说了出来  。
很快两个人到了一条岔路口,只见魏毕飞快地将张伟健的衣服撕碎成条状,随后将布条扔在地下,对张伟健说 :“现在,你往那边走,我往这边走。”


张伟健点点头 ,两个人顿时分开跑路 。跑着跑着 ,魏毕突然对张伟健大喊:“张伟健,记住掩盖身上的气味儿 。还有,当你看不到的时候,抬头不现低头现。”
抬头不现低头现是什么意思 ?回头看着已经消失在另一条路上的魏毕 ,张伟健心想:难不成这个缠上自己的鬼魂会一直在自己附近游荡,很容易就会被它撞到?张伟健顿时打了一个冷战。
这时 ,那个鬼来到岔路口 ,看了看地上的布条,朝魏毕追去。
见那个鬼魂已经被甩开 ,张伟健咬咬牙,绕了一大圈儿回了寝室 。他换了一身新衣服 ,为了遮盖自己身上的气味儿。
张伟建分析道 :之前听说人之所以会变成植物人,是因为魂魄离开了身体。缝隙中的那个透明的赵珊珊,很可能就是赵珊珊的魂魄。这应该就是赵珊珊昏迷的真相 。只要将赵珊珊的魂魄救出,那么医院里的赵珊珊很有可能就会醒来 。
张伟健悄悄地再次来到这两栋楼的缝隙旁。看着这条阴风飒飒的缝隙,想到魏毕的话 ,他根本就不敢靠近。思索了半天,张伟健看着一旁的楼,顿时心生一计 。
张件健悄悄地溜进一栋楼中,快速地往上爬,很快到了天台上 。待来到天台后 ,张伟健连忙跑到缝隙的边缘朝下看去 。可是缝隙中什么都没有 ,只感觉到阵阵阴森的气息。
怎么会这样,为什么什么都没有?张伟健绝望地左右踱步。想到缝隙中追出来的鬼魂,他相信赵珊珊的魂魄绝对还在这里。
突然,张伟健想到魏毕对自己说的那句“抬头不现低头现”。想到一开始自己看见鬼魂的做法 ,难道这就是关键 ?
张伟健抬头看向天空,繁星点点 ,随后低下头 ,惊恐的一幕顿时出现在张伟健眼前:无数只鬼手密密麻麻地长在两栋楼的墙壁上,肆意挥舞 。鬼火飘荡在缝隙中,数不清的、血淋淋的鬼魂顺着墙壁四处攀爬。而赵珊珊的魂魄,正闭着眼睛,安安静静地站在最里面 。
张伟健趴在天台上,不知道该怎么将赵珊珊的魂魄唤醒,或者救出来 。急了半天 ,他看到天台残留着细小的建筑废料,顿时有了计策 。
张伟健手中握着一枚石子 ,看着下面的赵珊珊 ,瞄了半天,将小石子扔了下去,想要借此唤醒赵珊珊。
石子穿过赵珊珊的魂魄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,赵珊珊的魂魄却依旧在那里沉睡 。但是 ,这个声音却吸引了其它鬼魂。
糟了 !
面容残缺的鬼魂都抬头看上来,随后顺着墙壁开始往上爬 。张伟健一屁股瘫坐在地,吓得大脑一片空白  。突然  ,他听到背后传来“吱呀”一声,一个人影推开天台的门走了上来 。
难不成有鬼爬上来捉自己 ?张伟健连滚带爬地躲到一旁的太阳能后。他看到那个人影手中拎着一个袋子,走到了自己之前站过的位置。
看着缝隙中探出的一颗颗腐烂的鬼头,人影愣了一下 。随即,他坐到天台边,将袋子打开,将里面的东西一把把抓出来,一边往下扔一边说 :“吃吧,吃吧。”
那些鬼魂发出一阵阵愉悦的声音 。
张伟健感觉到这个人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大 ,随后仔细看他扔的东西,发现那分明是一截截血淋淋的手指 。
张伟健按下躁动的心脏开始思考 :难不成这群鬼是这个男生饲养在这里的?还有  ,赵珊珊的魂魄是被他抓来的 ?那他就是害赵珊珊的凶手 !
不管自己想得对还是错 。魏毕确定了一件事,那就是这个男生了解这里发生的一切。如果自己能够悄悄从背后制服他  ,那对救赵珊珊有巨大的优势。
这么想着,一阵微风吹过 ,张伟健悄悄地朝那个男生走去  。看着近在咫尺的背影 ,张伟健咬咬牙 ,纵身扑去。
就在张伟健扑上去的一瞬间,只听那个人发出一声冷笑,一个侧身躲开。张伟健顿时扑空,上半个身子便悬在了楼外。
那个人抓住张伟健的脖领子,大声问 :“你是谁?”
张伟健身体悬空 ,下面一张张面目残缺的鬼以为又有食物了,开始向上朝他靠近 。一只腐烂的手抓住张伟健的脸,猛地一扯 ,顿时扯掉一层皮肉,鲜血淋漓 。就在张卫健绝望之时 ,感觉脖子一紧 ,被拉了回去 。
脸上流出的血液已经模糊了张伟健的眼睛 ,他惊恐地后退,叫道:“不要杀我,不要杀我j”


男生不耐烦地说 :“我要是真想杀你,早就把你推下去了 。说 ,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偷袭我?”
张伟健擦了擦脸上的血,惊恐地看着被丢在一旁袋子中血淋淋的手指 ,战战兢兢不敢说话。
男生注意到张伟健的目光,将袋子拿起来放在张伟健面前。张伟健看着袋子中的手指,渐渐地发现 ,这些手指惨白无比,像是用肉块拼接起来的 。
男生说 :“这不是人的手指 ,是用动物肉做的 。”
张伟健松了一口气,问 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男生说 :“我叫孙吴,是这里的守渊人 。”
“守渊人 ,这里哪有什么渊?”
孙吴坐在天台边 ,将袋子中所有“手指”都倒了下去。看着那些鬼追着“手指”蜂拥而下,他对魏毕解释说 :“渊并不泛指地的深度,还包括久不见光之地。学校建于西北方向,乃是纳鬼之地 ,易撞邪事 。于是,当年的风水大师思索出一计 :堵不如疏,建立纳鬼之地,将鬼魂跟人的栖居之地分开。这样加以控制,便不会有冤魂出来作乱。而两栋楼之间留下藏污纳垢 ,久不见光的缝隙,就是‘藏魂渊’。”
反正没有正确的方法 ,普通人是看不见这群鬼魂的,也不会进这么脏的地方。而守渊人的作用 ,就是每过一段时间找些动物的血肉来哏食它们,把它们圈养于此  ,不让它们出去。至于为什么将食物做成人手指的形状,就是为了让它们更爱吃一些 。
原来抬头不现低头现,是看见鬼魂的法门 。张伟健咽了口唾沫 ,说:“大师,你一定要救救我的朋友!”他指着站在最里面赵珊珊的魂魄对孙吴说 ,“她是我的朋友,她没有死,求求你救救她 。”
孙吴看了看赵珊珊 ,拍了拍脑袋说 :“我记得她 。那天我来这里就看到她倒在天台上,还是我把她背下去的。”
张伟健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 ,急忙拉住孙吴的胳膊说:“大师  ,你一定有办法救她吧?”
孙吴脸色变得十分难看:“恐怕这件事我帮不了你 。”
张伟健顿时无比绝望 :“为什么?”
“因为,她当时已经死了 ,而且是自杀 。”
自杀,这怎么可能?赵珊珊平日里温文尔雅,和同学们相处得都很好。在她昏迷不醒后,她父母整天以泪洗面  。她不可能这么做 。
孙吴看着张伟健 ,突然问 :“不对啊 ,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 ?”
面对孙吴的质问,张伟健突然想到了什么:“对 ,魏毕 。大师,你认识魏毕吗?”
“魏毕  ?”孙吴的音调提升了好几个分贝,“是他让你来的?”
张伟健点点头,将前因后果告诉了孙吴  :“每次经过这里 ,魏毕都会看上好长时间 。我因为好奇,所以也看了……”
孙吴眼球转了几转,冷冷地说:“他是在利用你。如果我没有猜错 ,你的女友就是他害死的 。”
张伟健瞪着眼睛看着孙吴 :“这 、这怎么可能?”
就在张伟健等待孙吴解释时,突然看到对面楼的平台上 ,一个诡异的白影出现在了黑暗中  。白影脸上画着诡异的腮红,一脸诡笑。而这个白脸上画出的简易五官 ,居然和张伟建神似。
这是一个纸扎的人,身体上还穿着张伟建被撕扯成碎片的衣服 。衣服上 ,写着一串鲜红的数字,正是张伟建的生辰八字  。
一团白影从纸人背后涌现 ,扭曲的脸变得愈加狰狞 ,嘴角流着恶心的垂涎。此时 ,它比一开始追张伟建的时候,戾气更加浓重 。
“嘿嘿!”张伟健突然对纸人傻笑了起来 ,随后迈着僵硬的步伐朝那边走去。
孙吴连忙大喊:“张伟建 ,你快醒醒!”
张伟健迈上台阶的瞬间,一阵冷风吹过,突然清醒了过来。看着脚下的藏魂渊,脑袋一阵天旋地转 ,随后身体向下倒去。
“啊……”张伟健求生的本能在这一刻被激发 ,倒下去的时候一把抓住对面的天台,整个人变成了一座人桥,横在两栋楼之间 。
张伟建感觉脑袋一阵恍惚 ,仿佛魂魄正一点儿一点儿地被扯出体内。他想要站起来,却根本没有受力点 。他抬起头 ,看到魏毕正站在天台边看着孙昊:“孙昊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孙吴冷声呵斥道 :“魏毕 ,这又是你干的  ?”
魏毕笑着说 :“为了逼迫你跟我合作 ,我可是煞费苦心。为了引诱无辜的人在此自杀,我在背后做了不少事情。我让赵珊珊对生活感到绝望 ,然后自杀于此 。接着 ,我再利用喜欢赵珊珊的张伟健来到这儿 ,就是为了逼你跟我合作。”
张伟健听着魏毕的话 ,目呲欲裂 :原来魏毕跟自己做朋友就是为了他的阴谋。
魏毕将身后的白影牵扯出来,兴奋地说:“孙吴,你守着这么大的宝藏却不会使用,不可惜吗?如果我们合作,利用这些鬼魂  ,可以做一切我们想做的事情 。”
孙吴愤怒地说:“想都别想 ,我身为守渊人,职责就是看守这些鬼魂,不让它们出去兴风作浪。还是那句老话,我是不会答应你的 !”
魏毕冷笑着说:“哦 ?可是,有个无辜的魂魄还在其中,现在还有一个活人处在死亡的边缘。如果你不同意  ,他们可都会命丧黄泉的 。你身为守渊人做下这种错事 ,就不会想办法补救吗?”
张伟健听着魏毕的话,眼中透露出一丝希望。
只听孙吴冷哼一声:“哼 ,自己一点儿小小的挫折都过不去,企图逃避。至于这个蠢货,跟我有什么关系  ?我只管守着这里。”
张伟健眼中的光芒慢慢地变得暗淡下来 ,无穷的愤怒涌上心头 :自己跟赵珊珊只是他们两个人的棋子,所有虚伪的话全部都是力了自己的利益而言 。没有人能够决定别人的生死 ,哪怕他已经无心活下去。
他听着两个人不断地争执,怨气直冲脑海。
棋子也会跳出棋盘的!张伟健松开手,一头从楼顶栽了下去 。看着楼上还在争执没有发现自己异常的两个人,怨恨的计划已经出现在张伟健的脑海中。
我要每时每刻都蹲在藏魂渊的出口  ,等待有人误用抬头不现低头现的法门,来将我从藏魂渊中带出。然后 ,就是残忍的复仇。
张伟健看着越来越近的赵珊珊的魂魄 ,脸上挂着令人胆寒的笑意 。随后头颅触碰到地面,绽放出一朵死亡之花。

发表评论 (已有 条评论)

快来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