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叔鬼屋

殡仪馆的女化妆师

发布人

朱芸是A市殡仪馆的化妆师,因为手艺好 ,很多家属都指名道姓的请她为逝去的亲人化妆。
她为人胆大心细,善良慈悲,总是会花很多的时间精心的为死人化妆,使他们在离开人世的时候能够体面 ,漂亮一点 。
这天下午,殡仪馆里送来一具女尸。掀开白布的时候 ,她的下属已经呕吐不止 ,一脸的惊恐与不安 。不过  ,她也见过一些死状很惨的的死者,不过都没有今天的这个女尸来的可怕。她闭上眼 ,双手合十 ,恭恭敬敬的向死者鞠了一躬,然后坚定地说 :“放心吧  ,我一定会把你的脸恢复如初的 。”
这是一名女死者,23岁 ,未婚 ,姓名彤彤。男友开私家车载着她去景德镇游玩,高速路上发生了车祸,她没系安全带整个人被甩了出去 ,头遭到了车子的碾压,眼睛以上全部毁了。家属送来她生前的照片  ,那是一个眼睛水汪汪 ,灵气逼人的漂亮女孩,真是天妒红颜啊!
朱芸心里感叹 ,唉 ,车祸啊 ,车祸。
她整理了一会心情,便开始做准备工作。下属脸色苍白很难继续工作 ,朱芸便让她去休息室休息。要想把这样的尸体恢复的好,最起码要三天。而且 ,她很为难,女尸有些地方都被毁掉了 ,该如何帮她填补修复,并且化妆的时候自然呢 ?
她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棘手的尸体,不过她能感受到 ,这么年轻的女孩就死去了 ,而且死的如此凄惨 ,她的家人肯定十分悲痛 。如果不能让她的容貌恢复,她的死将会让她的家人久久无法平息心中的剧痛。
第一天在她忙碌的工作中很快就过去了 ,不过她没有一点头绪。除了把尸体清洁,就无从下手。她的头肿的特别大 ,脸部呈现出暗黑色,修补和化妆都是很难解决的 。下班回到家里后 ,她把自己关进了书房里,黑暗的屋子里她的大脑在飞速运转,一夜未眠。


第二天一早,她来到殡仪馆开始新的一天的工作 ,中午也没有顾得上吃饭 ,一直忙到了天黑。这一天的工作结束 ,看着女尸她微微笑了一下 。她说:“不要着急  ,后天,你就可以漂漂亮亮的见到你的家人了。”她的下属看到女尸 ,惊讶的说:“师父,你真是太神奇了。”朱芸笑了笑说 :“做我们这一行的 ,不要心中总是觉得我们只是化妆师,而要有一颗慈悲之心,虽然他们没有了生命,可是我们也要爱他们  ,并且减轻他们家人的痛苦  。这才是我们工作的意义。”
在朱芸的精心修饰下,第三天她的家人来接她的时候 ,看见的是一个安静的闭着眼睛安详睡觉的美丽女孩,仿佛她不是死去了  ,只是静静地睡着了一般。“呜呜呜 ,孩子 ,孩子。”她的妈妈心疼的呜咽了起来,不过看的出来她见到女儿的样子 ,心里很是安慰。“谢谢你,谢谢你 。”她的爸爸真心的感谢着朱芸,朱芸说 :“不要太难过,让死者离开的时候不要有牵挂 。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傍晚的时候,朱芸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去 。冬日的天黑的快 ,天空中还飘着零星的雪花 ,寒风呼呼 ,路上的行人寥寥无几 ,她裹紧大衣 ,低头继续走。经过一条小巷子就快到家的时候 ,一把明晃晃的匕首突然架在了她的脖子上。男人个子高大,身形壮硕,压低声音冷酷的说:“不许叫,否则杀了你 。快把你的包交出来,所有值钱的都给我 ,快 。”


朱芸立刻知道自己遭遇劫匪了,她紧张而不慌张,她说:“好的  ,你不要激动 ,我的包里有钱包 ,里面的钱都可以给你,我也不会喊 。”她的话让劫匪放松了警惕,一只手接过她的包 ,接着拽着她来到隐蔽的墙角  ,掏出绳子绑住了她的手脚,一块手帕塞住她的嘴巴 。男人说 :“等我把值钱的都拿走了,自然会放了你 。我只要钱。”他在朱芸的包里找到了4980元现金 ,一部手机 。这钱是今天才领的工资,唉!
男人很高兴,他把钱财放进衣袋,然后说:“谢谢,我走了。绳子就等路人发现你来帮你解开吧!再见。”男人刚刚抬脚准备走,突然被什么东西绊倒狠狠地摔在地上。他快速的站起来,头就被一记闷棍狠狠地打中,黑夜里那根粗大的棍子悬空着 ,一下一下有目标的狠狠的打在男人的头上。男人伸手企图去抓  ,总是扑个空。没一会 ,男人被打晕过去。
朱芸奇怪的看着眼前的一幕,不知道怎么回事。一个漂亮的女孩缓缓地朝她走来 ,她看到她的脸的时候,瞳孔放大 ,这是殡仪馆那个死者彤彤,她走到她的身边后 ,伸手拿开那个手帕 。空灵的声音从她的嘴巴里传出 :“我是彤彤  ,谢谢你还原了我的容貌。我很感激你,这次你有难我帮了你 ,就算感谢你了 。”
女鬼彤彤解开了朱芸身上的绳子 ,说:“你以后可不要天黑回家了 ,要早点。好了,我要走了 ,再见 。”朱芸心想:看来存好心 ,好人真的会有好报。
一眨眼的功夫 ,只剩下朱芸和被打晕的劫匪。她拿出手机 ,拨通110:“喂 ,警局吗?我遇到了一个劫匪 ,现在已经把他制服 ,我现在在……”

发表评论 (已有 条评论)

快来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~